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站内公告 >> 内容

问政“微时代”

时间:2019/3/11 14:45:26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  [ “如果不能从本质上解决上通下达,解决让政府积极回应民众的要求,那网络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。过度夸大微博的作用,某种程度上是阻碍正常的改革,阻塞正常的渠道。” ]   “两会”前夕,中央政治局委...

  [ “如果不能从本质上解决上通下达,解决让政府积极回应民众的要求,那网络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。过度夸大微博的作用,某种程度上是阻碍正常的改革,阻塞正常的渠道。” ]

  “两会”前夕,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上海市委书记委托“上海发布”微博回复一位癌症患者家属的公开信,引起网络评价戏剧性转变,一些骂声变成一片赞声。而也是全国人大代表,在“两会”中,代表委员用微博“参政议政”从去年就开始了,而今年更集中,密度更加频繁。

  4日傍晚,全国政协委员、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所长王名就发微博讲述一个“两会”内部故事:他在李克强副总理出席无党派和社科联组会议时做了题为“改革管理体制,加快慈善事业立法”的发言。全国人大代表、黑龙江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迟夙生也在这些天微博“直播”两会进程。

  “我知道我并不代表我个人,而是代表对代表们寄予了无限期望的人民,任何事不能考虑个人荣辱安危。”她微博上这样说,针对社会热点事件和法律修改的表态,得到了许多网民的赞同,并且沟通相当频繁。

  或许也因微博的热情互动支持,一些代表在会上表现出相当积极的参政议政态度。比如,全国人大代表、西昌学院法学教授王明雯11日就表示,上午审议关于修改刑诉法的决定草案,再次修改后的内容没有涉及要害。忍不住发了一个言,强烈建议取消监视居住中关于“指定居所”的规定。这些内容引来网友的围观与热议,赞成者居多。

  实际上,这些并不只是个案。代表委员会场忙议政,会下织“围脖”已经相当普遍。从3月8日的数据可见一斑,新浪微博平台政务机构微博达17364个,比去年11月底增74%;官员微博达15013个,增67%,其中,北京官员微博控最多。有专家称,“两会”推动下,政务微博成民众政府交流重要平台,进入深入发展期。

  《人民日报》原副总编辑、以“皇甫平”之名发过系列重要改革评论的周瑞金就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利用新媒体众多形式,使得“网络问政”成为近年来中国公共治理领域最引人注目的新举措之一。

  社会经济转型期,各种利益分化,社会矛盾凸显。进入互联网时代,网民推动政治事件的产生、发展和结局,媒体或能主导政治人物的命运。“近年来,据我观察,我国各地政府大都被动地卷入政治媒体化进程。所以,急需提高党政领导的‘媒介素养’。”周瑞金如是说。

  他认为,互联网等于给官员头顶安装了“摄像头”,在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体制中,引入自下而上的舆论监督,有利于维护中央权威,克服地方势力坐大和官员不当作为,唤醒政治底线,修复政府公信力,增强制度弹性。这种自觉意识是各级领导应当具备的“媒介素养”。

  有研究报告也称,在一些网络公共事件中往往反映了政府在处理舆论危机时的短板,比如沟通能力差、预警不及时、信息发布时效差等。

  与此相关的是,去年11月底,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实名认证的政务微博“上海发布”在新浪网、腾讯网、东方网、新民网同时上线,如今其在新浪微博上的粉丝已经80多万。而该账户得到许多研究者的推荐和欣赏,日前有公关公司发布《微时代危机管理白皮书》,就对上海发布以及上海地铁的官方微博运作相当看好,认为其比其他一些生硬的政府微博要更聪明和亲民。

  目前,各省市政府也积极开通政务微博,积极回应“网络问政”,甚至一些地方人大机构也开设了微博账户,迎接“微时代”的到来。上海交通大学舆情研究实验室主任谢耘耕就告诉本报记者,政府和广大网民之间,其实是有相当多的共识和共同利益的;尤其在面对微博这样的草根工具,民意表达的渠道拓宽了,政府理应不能缺席。

  实际上,许多舆情事件,都因利益冲突引发舆论的集体共鸣,若没有妥善地处理事件就可能导致矛盾升级。社会转型时期,也是矛盾凸显时期,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利益冲突的解决,正需要对舆情的理智分析和深刻洞见,而置身其中,用贴近群众的语言和方式就是良策之一。

  “重大的舆情案例所引发的社会问题往往对政府行动提出诉求,可以使政府从政策层面进行思考和议论。”谢耘耕这样说道,他喜欢用“守坝”来比喻在面对舆论压力时的舆情应对能力,一味地“堵”而非“疏导”,就会像大水冲垮大坝一样,让最后的局面难以收拾。

  周瑞金还认为,各级领导要自觉做党和政府与网上意见领袖沟通的桥梁。因为,近年来,在“微博打拐”、贫困地区学童“免费午餐”等事件中,网上一批知名人士起到了重要的动员作用。目前,微博上粉丝过百万的活跃网友已经超过300名。他们对网民的影响力不容忽视,往往引领着公众的价值评判。

  在拆迁、上访、事故灾难等突发事件上,“意见领袖”频频发声,更是对地方政府造成了舆论压力。周瑞金就认为,“要与意见领袖交朋友,引导‘意见领袖’到体制内媒体发言,勇于面对他们提出的批评,不要对抗,要寻找最大共同点。与他们建立网上统一战线,求同存异,聚同化异,区别对待,扶正抑偏。”

  不过,全国政协常委、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认为也不能拔高微博问政的效果,他说:“网络作为辅助手段是可以的,但如果官员天天在网上泡微博,就不能真正走到民众中间去。如果不能从本质上解决上通下达,解决让政府积极回应民众的要求,那这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。”所以,葛剑雄认为,在政治改革的环境里,微博只能是一个辅助手段,过度夸大微博的作用,某种程度上是阻碍正常的改革,阻塞正常的渠道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足球外围投注(trident-medical-sz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www@laoy.Net 站长QQ:10086 移ICP备10086号